y叶

失忆

没人看的小透明随便写写

目测he不起来

围绕催眠的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翁孱最近总在做噩梦。
  他独自一人漫步在黑暗中,只能听见滴滴答答的水声。他想离开,但他却无法挪动双脚。他蹲在原地,不知所措地,像个孩子般把头埋进臂弯中,寻求安全感。蹲着蹲着,他累了,闭上了眼睛。然后就像记忆断片一般,他在自家床上醒来了。
   一开始,作为心理咨询师的翁孱以为是自己压力太大的原因,导致自己做了这个噩梦。为了使自己恢复到最佳状态,他推掉了一些咨询委托,给自己休息几天。
  但在连续做了五天相同噩梦时,心理咨询师的本能告诉他,他出问题了。在正式成为心理咨询师前,翁孱也知道心理咨询师也会有心理问题的可能。他们也是人,是人就会犯病,更何况他们这种每天都要接触不同咨询者的人。第六天早上,他联系上了自己同为心理咨询师得好友,陆林。
  陆林是他学校的死党,为人好爽大方,虽然现在不在一个地方工作,他也没少照顾翁孱。所以,在接到翁孱咨询请求时,他二话不说地答应了,还清出了不少时间,这热情让翁孱有些不好意思,却也感慨着这么多年过去了,陆林虽然成熟了,体格比以前健壮了,也比以前细心了,但二人之间却从未改变。
  翁孱约定时间赶到了咨询师,陆林坐在沙发上,大大咧咧的岔开腿,摆弄着手机。
  “你这个形象,让咨询者看见可不好。”
  “别吧,端正地坐着太难受了。”
  翁孱也没打算纠正他,他放下东西,坐在了咨询者的位置上。“这感觉真奇妙…我还是第一次坐在咨询者的位置上。”
  “所以你是怎么了?”
  “我做噩梦了,连续六天了。”
  “说说看。”
  “一个黑色的空间,里面什么都没有,我想跑,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脚,”翁孱闭上眼睛,嘴角微微上扬,“我只能蜷缩在地上,那样我会有些安全感…”
  “在梦中,我实在是太累了,闭上了眼睛。”
  “然后再次睁开眼时,我已经回来了。”
  陆林略微思索了一会。这个梦信息很少,聪翁孱的话语中,他只能得出黑暗这个信息。在说到这个梦境时,翁孱在笑。可能本人没有察觉,但陆林看的一清二楚。
  那是略带满足的微笑。
  “我记得你并不怕黑。”
  翁孱微微点头。
  果然。陆林心道一声,接着问道,“还能想起什么吗?”
  “没了…只有这么多。”
  陆林有些难办了。信息太少,他根本不知道从那里下手。“我想从你的意识里挖出更多的信息。”
  “你要对我催眠吗?”
  “嗯。不过我没怎么给咨询师做过催眠,不知道是比普通人简单还是难。”
  陆林的担忧不无道理。咨询师往往比普通人更难放下心理防线。催眠的核心是暗示,暗示的核心是信任,信任的核心是同步。
  有多少咨询师愿意放下防御机制,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呢?
  翁孱也知道陆林在担忧什么,他站起来,俯下身子,像以前在学校一样,抓住他的肩膀。陆林抬头看向他,对上他的眼睛。
  多么美丽的眼睛啊。
  刚开始认识他时,陆林时常忍不住观察翁孱的眼睛。他的眼睛似乎有种魔力,让人着迷。导师曾经说过,翁孱很适合做催眠师。一旦对上他的眼睛,就挪不开眼了。在大家学着怎么去弱化其他感觉通道,只强化其中一个时,他的眼睛就帮他完成了这个任务。他的眼睛,就是天生为催眠准备的。
  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观察过自己的眼睛?
  “我相信你。”
  陆林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,笑了。“嗯,我真是个白痴,我在担心什么。”
  “准备催眠了,翁孱。”
  翁孱靠在沙发后背上,调整自己的呼吸,让自己达到放松状态。“我准备好了。”
  收到信号的陆林点点头,开始催眠。
  在陆林的诱导下,翁孱回到了那个漆黑的地方。
  和梦境中没什么两样,唯一不同的是,他可以动了。

tbc

评论